(福建省)闽文化一号人物 朱熹(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7-21 07:18:13

闽文化一号 朱熹(下)

来源:2016-02-24  郭大路 朱子理学摇篮武夷山


一 、赈灾能吏
  1179年,朱熹被派往江西,任南康知军(知军,比县长大,比当地的军区司令小,大概相当于现在的市长职位)。南康在今江西星子县一带。在南康不过是几个月时间,朱熹便连上数道报告,要求给当地减税。
  朝廷开头对他的减税要求“笑而不语”,不过,那年五到七月,南康突然闹起旱灾,眼看着整个地区颗粒无收。这时候,朝廷才开始注意朱熹的报告,批准了他的减税求赈报告:朝廷同意向南康放出三万七千石赈济粮,再缓交一切税赋——其实,国家政策批复虽然写了同意,但朱熹作为知军,手头可一粒粮食都没有。
  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朱熹要怎么才能无中生有、变出大批钱粮来度过迫在眉睫的饥荒呢?
  朱熹的赈灾预案,大概有五条。
  一是,把南康这两年还没上交给国家的粮食一万四千石,留下来;
  第二,用要上交给国家的公款两万四千余贯,派人到外地大量买米;
  第三,是将原本用来备荒的常平义仓米接管过来;
  四是,召集当地的富人,告诉他们,可以捐助余粮换取官职,捐得越多,官职给得越大;
  最后,他派人到当时的交通所能到达的大米产地,把南康缺米的消息放给商人,告诉他们,如果运米到南康贩卖,可以免掉三分税钱。
  
大荒修政

  这五条当然都是向上汇报过的,但施行起来还是不容易。就算是最后一条,外地商人愿意贩米来卖,也常被当地政府截留——你们把本州的米都运走了,这里如果出问题怎么办?所以朱熹还得使用自己在朝廷中的人脉,打通上下左右的关节,让他们放行商贩,总算弄来了大概够整个南康二十万饥民吃上半个月的第一批救济粮。
  钱粮逐渐到位后,朱熹又设了35个固定的赈济点。这样,救济可以有条不紊地展开行动,不至于产生拥挤踩踏和无序冒领。
  在历史上,因为旱灾不得食又无法耕田的饥民,往往会聚众闹事,那么,该怎么安排,才不会导致社会动乱?
  朱熹的办法是,搞个政府工程,修筑江堤,用于储水防旱。这年,南康组织了大量饥民,修筑了后来的“紫阳堤”。无所事事的饥民得到了工作和食物,整个社会就安定下来了。而朱熹从第二年正月初一开场赈灾,到闰三月十五,帮助饥民度过了年关与春荒。直到二麦和早稻收割在望,才结束了这场工作。他所救济的人口,史书记载“活饥民大人一十二万七千六百七口,小儿九万二百七十六口”。
宽养民力

  朱熹的救灾策略和成果,得到朝廷肯定,孝宗皇帝赵眘(shèn)觉得朱熹的成绩正是自己作为“明君”的铁证,大加表扬,而江东提举尤袤,则把朱熹的策略作为先进工作法,推行到其他各郡。
  其实,在去南康救灾之前好些年,朱熹的救荒策略就已经出名了。朱熹曾在他生活的崇安县(今武夷山市)五夫里建社仓赈济灾民。大家还记得中学历史课本上说过王安石变法颁行的“青苗法”吧?朱熹的“社仓法”与“青苗法”有点像,不过朱熹是干财政工作出身的,对于经济,他可比王安石在行得多。

  “青苗法”是政府在农民青黄不接的时候,贷款给农民买米充饥,到秋后收成,再加点利息还款。不过王安石的出发点虽然不错,却忽略了市场差价这个关键点。借款的时候市场缺米价钱高,秋后米价一跌,就闹出了一大截差价,农民还是极不合算;而朱熹的办法是,反正青黄不接要买米,那我干脆把米直接借给你,秋后,你还的也是粮食。这就避免了差价问题。而且,不闹饥荒才收一点点利息;如果饥荒厉害,那就连当年的利息都免了。这样,政府做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公益。所以在八百年前的建阳地区,因为有朱熹,当地人从来都不愁荒年。朱熹的社仓法,也是早早被朝廷认可,后来还制定成《社仓法》推行全国。在武夷山五夫镇,朱熹的社仓至今还在。你可以请当地人带你去,就在镇上的粮站。

◆修建五夫社仓
二、六劾唐仲友
  不过,朱熹是个擅长下基层办实事的官员,却完全不懂得搞政治。碰到真正的官场老手,他根本束手无策,往往只能灰头土脸,狼狈滚蛋。
  淳熙八年(1181年)九月,浙中发生特大水旱灾,当时新任的右相王淮马上荐举朱熹到浙东赈灾。
  朱熹到了绍兴一看,天哪,当地政府库房里,一分钱都没有了,所有人都停下工作找吃的,水里能吃的鱼虾螺蚌捞得一干二净,地上的野菜草根挖得一根不剩,领救济米的本来是最穷人家,哪知道连读书人、小官吏都去排队乞米了。南康当年受灾的不过二十万人,浙东的灾民现在都以百万计了。朱熹算一算,救灾款至少要二百万缗,就跑到临安(今杭州)跟朝廷要钱,皇帝赵眘说,“朕并无所惜”,却只拨给了南库里三十万缗,朱熹只好带着这点钱赴任——浙江的官员哪个是省油的灯?别的官员没有自己去灾区巡视的,只要把带的钱分一分,就可以舒舒服服呆在署衙里,而且这些赈灾款大家都可以沾点好处;现在朱熹来了,自己跑到基层,一下子查出漏报二十五万饥民,把好多官员告了一状,还攥着钱袋子精打细算,要先给灾民免税,这下子浙东官员都恨死他了:因为收税时,可以两头揩油的机会就没有了。朱熹这一轮巡视还没有结束,反告朱熹的劾状已经雪片般飞进朝廷了。而朱熹居然还写信给举荐他的王淮,责备这位“国务院总理”,说他“忧国之念不如爱身之切”,只知道“阿谀顺指”,这话,自然狠狠得罪了职业官僚王淮。
六劾唐仲友

  在浙江台州,朱熹就碰上了他收拾不了的唐仲友。
  唐仲友当时是台州知州,台州明明受了灾,唐仲友这个知州不但不带头赈灾,还向老百姓催逼交税。朝廷原本让台州人用糙米交税,唐仲友擅自把交粮时间提早,凡没有提早交米的,到他规定的时间,就不收米,只收钱!这下子人为造成米价上涨,按现价多交的钱,就进了唐仲友自己的腰包。这是趁灾打劫了。
  这唐仲友号称研究“苏学”,也混学术圈子。但他干的事情,却很不斯文:唐仲友在台州造桥,造完桥就开始拦截舟船收税;他在婺州老家开着彩帛铺、鱼鲞铺、书坊,官府库房就成了他的免费货源,比如官方印本书,最大的费用是雕版。用过的雕版他敢直接报成废品,然后叫人把雕版拉回自家书坊,再印书赚钱。诸如此类的搜刮手段,那唐仲友下台以后回老家,光行李就有几百担。而他敢各种嚣张,当然是有后台的——唐仲友弟媳妇正是宰相王淮的妹妹。
  朱熹告得最多的就是这位唐仲友。光是劾状就写了六道,把唐仲友干的坏事都列出来了。这下子连皇帝也惊动了。皇帝问王淮怎么回事,王淮这个职业官僚自然懂得应付,轻描淡写地回答:咳,这俩文人,一个标榜苏学,一个研究程学,搞什么学术之争,太无聊了!皇帝一听,这不是秀才争闲气吗,不理。
  唐仲友这下子又神气了,上了辩状,说朱熹到他家抓捕无辜,“搜捉轿担,惊怖弟妇王氏,心疾甚危”,这一招挑拨太厉害了,不管谁看到辩状,都会觉得,朱熹你牛气烘烘过分了吧,居然把当朝宰相的亲妹妹逼得心脏病发。
  王淮接下来的手段相当厉害,连环三招来个釜底抽薪:
  第一招,让唐仲友的案子由浙西提刑来接管,叫朱熹离开台州继续到别的灾区巡视;
  第二招,趁着朱熹在灾区信息不通,一边罢了唐仲友本来要就任的江西提刑的官,一边发布让朱熹任江西提刑的公示,造成“朱熹抢唐仲友官职”的假象;
  第三招,就是撤掉了朱熹浙东提举的职务,这下子,浙江的事,朱熹彻底管不到了。
  皇帝最终出面处理,是把朱熹和唐仲友各打五十大板,朱熹只得灰头土脸,辞职了事。
  消息出来,唐仲友这一方欢呼雀跃,大摆宴席,大肆庆祝。那头朱熹离开浙东,那些被他救了一路的饥民,哭拦着求朱熹不要离开。又有浙东学者一路追随,要瞻仰六劾唐仲友、独抗权贵的大学者风采。
三、洪迈为什么向朱熹泼粪?
  而劾状中有一件告唐仲友和营妓严蕊有不正当关系的,十三年后,居然又生了一堆破事,惹得他烦恼不已。
  话说在宋朝的时候,是有营妓制度的。营妓不是现代意义的娼妓,相当于歌舞团成员,官员可以让她们表演与陪酒,但不得越界发生性关系。这种性关系在宋朝属于违法行为,被查实了要判刑的。朱熹在浙江救灾时曝光了这事,严蕊就被关起来了。后来唐仲友的事不了了之,当地官员也就放了严蕊。
  不幸,用这件事向朱熹泼脏水的是小说家洪迈。这事说来话长。
  洪迈在文学史上,也算是个名人,不少人看过他的《容斋随笔》和《夷坚志》。
  洪迈的爹叫洪皓,曾经出使金国,被扣留十五年,却始终不屈,有“南朝苏武”的美名;到洪迈出使金国,却屁滚尿流跪着向金人磕头求饶,大家都大惑不解,这么有节操的洪皓,怎么就生了个完全没节操的洪迈?
  洪迈奉命编修《四朝国史》,以快手著名。一部《四朝国史》,涉及七百多名真实人物,他居然一年就编完了——史料是必须考证的,平均一天写两三个人物,考证的时间从哪里来?可想而知这部“史书”,是绝不严谨的。
  1188年,洪迈洋洋得意地把这部“快史”出示给朱熹看,朱熹不但没有夸奖,还指出其中的问题:洪迈在《周敦颐传》中,把周敦颐《太极图说》最关键的第一句“无极而太极”改成了“自无极而太极”,朱熹是精研周敦颐的,他自己写《太极通书》涉及周敦颐的时候,至少校勘比对了十多种版本,都没有这么奇怪的一句。这时朱熹问洪迈,“你写的这句,依据的版本在哪里?”
  洪迈八卦编惯了,叫他提供资料出处,他当场张口结舌,就是拿不出来可以证明的版本(而且后来也一直没能拿出来),朱熹愤怒之下,写了本《记濂溪传》,揭发他篡改原文、学术造假。洪迈就恨死他了。
  洪迈的报复,是用八卦来向朱熹泼污水,妄说朱熹当年是跟唐仲友争风吃醋抢严蕊,才六劾唐仲友的。还编造了朱熹在台州的两个月中如何天天拷打可怜的弱女子严蕊,而严蕊作词明志,“绝不屈服朱熹淫威”,是岳飞的儿子岳霖同情她,才把她放了。
  所谓“两个月”真的是信口胡言,朱熹在台州的时间根本不足20天,他的行踪又是人人皆知,哪来的两个月?负责向严蕊问供的,是通判赵善伋。至于那首著名的词《卜算子》“不是爱风尘,似被前缘误。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真正的作者是唐仲友表弟高宣教,却被洪迈偷梁换柱,硬说成严蕊所作。而当年十一月严蕊被放出来的时候,浙东提刑是张诏、浙西提刑是傅琪,完全跟岳霖没有关系——这无非是洪迈偷取岳飞后人的身份来炒作罢了。
  但这则瞎编出来的八卦不但成了洪迈笔记小说中的阅读热门,还各种以讹传讹,直到八百多年后的今天,如果你百度“严蕊”的资料,还能看到那严蕊被标榜为“南宋中期女词人”呢。话说回来,严蕊也不是什么好鸟,当时的台州人都知道,不管打什么官司,要送贿赂跟唐仲友讲情轻判的话,最好走的后门就是严蕊和她那一堆营妓好姐妹。但直到这两年,江浙一带的报刊上,也仍有不少文章给朱熹泼粪,把他形容成“争风吃醋心怀不轨的老色鬼假道学”——嗯,是福建人,就该挺身为朱熹严辞训斥。
尾  声
  朱熹生命中的最后几年,可以说是阴云密布。官,可以不做,他这一生辞过的官职已经太多;但学问不能不讲。做学问最大的好处,是能让一个人在人生的最低谷,守护生命的元气和精神的风骨。
  道学被禁了,不要紧,可以讲文学,他的文友辛弃疾、陆游、杨万里,都愿意跟他谈诗论词;四书不让讲了,他还能研究五经……越是禁止,他的眼界就越是开阔,接触的学术领域就越广博。所以后人给他的评价是“致广大、尽精微、综罗百代”,因为他构建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集大成的学术巨塔。而直到1200年去世,他还在修改《四书集注》。
  朱熹死后,南宋嘉定五年(1212年),朱熹的《四书集注》被列为国学;南宋淳祐元年(1241年),理宗下诏学宫将朱熹从祀庙堂;至元元年(1335年),惠宗下诏兴建朱熹文庙,次年改封齐国公,从此,朱熹也像孔子一样受统治者顶礼朝拜;永乐十三年(1415年),由明成祖亲自作序的《四书五经大全》颁行天下,有明两百年来被尊为取士之制;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康熙皇帝下诏升朱熹配祀孔庙“十哲”之列,命李光地等编《朱子全书》、《性理精义》,颁行全国。康熙称自己“读书五十载,只认得朱子一生所做何事”,称朱熹“集大成而绪千百年绝传之学,开愚蒙而立亿万世一定之规”。
(文字摘编自《海峡都市报》2015年1月8日《闽文化一号 朱熹(下)》,图片来源《图说朱熹》 武夷山朱熹研究中心编,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


欢迎关注世界朱氏文化”微信公众号
↓↓↓(手指长按以下二维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