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靠炒股实现财务自由,靠谱吗?(上)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0-10 11:46:07

新浪财经,您的随身投资助手!
知乎上有一篇关于《想靠炒股成为有钱人,靠谱吗?》的问答,提问的朋友是炒股菜鸟,很想入市,他想知道在中国市场上靠炒股,能不能实现财务自由,回答这个问题的知友@刘鹏程Sai.L 曾在证券公司工作,他讲了下面这四个故事,每个故事都值得读一读,由于字数限制,特将其分成上下两部分,此为上部,下部请查看今日微信第四条。(本文已获刘鹏程Sai.L书面授权)


关于《想靠炒股成为有钱人,靠谱吗?》这个问题,首先我极其肯定的告诉你,能!而且是任何人都可以用适合自己的方式在各种投资领域获得可观的收益。对,你们都没有看错,我说的是任何人,everybody,everyone!!!


请无视那些所谓的7,2,1定律,那是失败者的借口,是看不懂投资市场的人的无聊抱怨。

这里为了说明我说的是对的,也为了证明我的结论,同时告诉大家应该怎么去做,我需要讲三个故事。

投资能不能致富?当然是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失败?是因为他们的失败是交了学费但没有从当中学到任何东西,就像你上学交一样多的学费,坐在同一个教室,读同样的教材,跟同样的老师学习,班里有那么少数几个人考上了211重点,而大多数却只能考去普通学校,甚至还有辍学的。问题是出在学校身上么?不,问题大多数出在我们自己身上。投资领域也一样。

想收获成功,必有其代价,在投资市场里,这个代价可能是时间,可能是前期的一些亏损,可能是极大的脑力付出,也可能是智慧。总之,投资领域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

我们通过故事来看收益和代价之间的关系吧。

这三个故事是我在证券公司上班时得知的,真实有效。它们对我在投资方面的意义大过一切书籍,教材以及各类培训。你读的懂它们的话,将收益终身。

故事一:被遗忘的股票


那是2010年秋天,刚刚毕业不久的我在大连一家证券营业部工作。


那一年上证指数,在经历了09的大反弹之后,一直熊的不像样子,上半年上海世博会,同事们纷纷请了年假去看世博。散户大厅一片萧条,大户室里也冷冷清清。不过到了,7月上证指数止住了下跌,开始反弹,等10.1假期结束回来,指数打了鸡血一样的快速上涨,是的,就是那一轮后来被称为煤飞色舞的行情。


营业部里一下子恢复了昔日的热闹,所有人都忙的不可开交,开户,应答咨询。这时候一位老大爷在儿子的陪同下走进我们营业部。来到前台。正好那天我在前台复印东西,前台管开户的同事因为当年开户的人太多,正忙得一头汗。大爷看了看这个局面就走到我面前,给我展示了这么个东西,当时我就震惊了。


(图为当年大冷股份的认购表,而不是股票,因为当时太激动,忘了拍照。上这个图就是让大家感受一下我当时的心情。)




我接过这物件,定睛观瞧,思虑良久。最后我带着颤抖的语气问大爷,您这是原始股么?


大爷说,俺(我)卜(不)道(不知道)介(这)是不是,喃(你)给瞅瞅(看看)。奏(就)是那前(时候)俺们大冷上市,员工可以买介个,俺没打算买,俺有在上海的亲戚直到(知道)介事了,薛(说)喃买点吧,好东西,不带有差(错)的。俺就凑钱买了2000元滴,回家俺喜扉(媳妇)好个不乐意跟俺俩。


我告诉大爷,没错,这个确实是大冷股份的股票,你现在带这过来是要怎么做?


大爷说,俺奏想直到这玩意现在值几个钱?还能不能换个万八千的,不都说最近股票好,挣钱么?俺儿子要来拿钱开户买股票,俺回去搬家翻着介个了,奏是拿来打听打听。


我告诉大爷现在都是网上交易,具体这个纸质股票怎么处理我都去问问营业部里的老员工。


大爷,喃去问吧,俺稿(在)门前抽根烟去。


我于是到楼上找了营业部老员工去问这个事,同事们也很兴奋。说好多年没见有人来兑原始股的了,拿来纸和笔写下大爷需要去开的证明和办理的各种手续。我下楼交给大爷,告诉他把这些都办了,回来拿身份证开户,就能在交易系统中看见股票的现价,以及交易了。


大爷眉头眉头一皱,哎迈(哎呀妈呀),介玩真叼麻烦?介能有几个钱,介费劲。


我告诉大爷,我们老员工看完说绝对不止万八千,你赶快去办吧。


大爷说,好吧,回头办好了再来找喃。


几天后,大爷带着相关手续再次来到营业部,开户什么的都处理完了。我陪着大爷到大厅里找了台能交易的电脑,输了账户密码,打开账户,最后在股票资产一栏显示着这样一个数字,¥176502.00


大爷一撇嘴,还真不是万儿八千,不到2万元啊,喃可直到,那当年2000元比现在2万好使啊。俺那亲戚净扯,介玩没他薛滴那么挣钱啊。


我当时都懵了,我有数一遍位数,告诉我大爷,不,不是不到2万,那是不到20万!!


大爷当时就瞪我一眼,败逗了喃,2000元干横么(干什么)玩意就变20万!!


不过说完了大爷还是低头仔细去数数去了,这时候周围围着看热闹的散户们已经开始起哄了,是17万,对,眼瞅17万。


大爷再抬起头看的时候,就有点激动的说不出来话了。


他说,艾玛,真是。然后就开始发呆了。


过了一会大爷过来和我握握手,说谢谢喃了,俺先回去跟家里人薛一声。然后就默默走掉了。


我努力克制着激动和羡慕的心情,跑去营业部大门口抽烟。这时候也有不少散户站在那抽烟,其中一位大爷说的一句话也同样让我印象深刻。同时也让我后来思考了很久。


他和身边的另一个大爷说,喃瞅瞅银家,也没怎么操心,2000元变10来万,俺入市12年了,老惯都(总习惯)瞎折腾,也捞(挣)着多钱。但凡(要是)当年买那些个股票好好拿到今儿,也是不少挣啊。


看到这估计有人会好奇的去打开交易软件找大冷股份去看,完了觉得好像不对,因为在那上怎么看都不可能涨那么多。我只能告诉你没复权,你没有把一支股票所有的分红和配送股票算进去,资本市场一个最大的威力也藏在这,复利。当年十送一,十送二看似三瓜俩枣不值钱,实际上经过足够长的时间,那都是大笔大笔的钱。


大冷股份 历史走势 后复权 日线级别



这是经过复权处理的大冷股份历史走势图我选取了一个2.66(当然他们当时员工股的价格要低于这个数字)的历史低价和2010年10月的价格,看到涨幅了么?看到中间所以的跌宕起伏了么?1500%倍涨幅经历了3700多个交易日,1800多上涨,1700多下跌。最后的最后是这样的结局。说真的当天我回家仔仔细细看一遍大冷股份的全部走势之后,我被时间的力量和投资的魅力折服了,我在我记录每天股价变动的本子扉页上写下,投资领域第一法则,时间超越一切知识和技术,在市场里是无上的存在。

再后来,大爷把股票卖掉了,卖的时候比当时看那个价格还高些,卖了的钱据说拿了15万给儿子赞助儿子换了俩新车,拿出1万请亲戚朋友吃喝玩乐一下,以示庆祝,大爷还打算叫我那天一起去吃饭,我那天合作的银行有事要处理没有去成。最后剩下25000块,大爷又全都买了大冷股票。我在电话里问大爷这25000的股票是什么意思?


大爷说,介留给俺那外孙狗(外孙子),再留20年,到前我那外孙狗估计大学比(毕)业。变成多钱都是他咧,俺不看了,就那么一直稿着吧。过段哈俺打算有空上上海看看俺那亲戚,对(当)面谢谢银家,厉害吖,那前俺都不信股票,就银家一句话,保准(保证)好用,喃整吧。还真格(真的)好用咧!

故事二:茶鸡蛋指数


后来因为家里的缘故我回到自己家乡的证券营业部工作,因为工作上的一点小成就被选去参加当年的全公司所有营业部的年度培训大会暨客服评定系统学习。和全国各地的同事们在一起呆了几天。


晚上在酒店,大家坐在一起闲聊,都抱怨客服工作现在很不好做,股民们情绪浮躁,市场也差劲。说着说着就聊到股市里怎么才能挣钱的话题。说了说去谈精熟技术多拉快跑的也有,说看价值熬时间的也有。有人说股市里就没有又不操心又不熬时间的挣钱办法。一位南方城市营业部的客服主管在烟灰盒里按灭了烟,开口说,有!我给你们讲个真事,我们营业部都称之为茶鸡蛋指数的故事。

话说我当年金融学校毕业,想去当地的人民银行上班,但是后来人民银行的分配名额被几个干部子弟给占了去,我就被分进一家证券营业部上班,那时候我们营业部当年是我们这个区里散户大厅最大的营业部,每日里散户们熙来攘往,行情好了盯着指数流口水,行情不好的时候,一边跳脚骂娘,一边三五成群的打扑克,俨然一副大型老年棋牌室的架势。营业部门外常年有个大妈早年间企业改制没有了岗位,就看这人多,中午不愿意回家吃饭,不少人在附近买着吃,于是摆了个摊,专卖茶鸡蛋,后来看生意还不错就一直干了下来,还扩大经营兼卖饮料,雪糕,矿泉水。我们这些员工还总到大妈那去买茶蛋和水,和大妈也都算认识,但是没有说过多少话。

直到1995年的元旦前,那时候是冬天,行情差得要命,平时喧闹不已的大厅里只有几个垂头丧气的股民在发呆,这时候大妈拿着一袋子茶鸡蛋来我们办公区门口张望,看见我们都在,有点不好意思。我们当时的经理说,大妈有事么?进来说。大妈进了屋里拿茶鸡蛋放桌子上,然后听不好意思的说,这些个茶蛋给你们吃,完了我想问点事。


大伙都说,别这么客气,咱这天天见面,有事你就问吧?


大妈说,你们别笑话大姐,我就问问股票这玩意国家是支持的吧?不会说哪天就黄了吧?


本来因为行情不好,交投冷清,大伙每日里都很沉闷,听了大妈一说,大伙都笑了说,那不能,别看现在行情不好,这个股票是当年小平同志点过头让搞的,里面还有不少国家的企业,黄不了。


大妈说,那有这句话就好,最近没人来看,我这茶鸡蛋都卖不动了。


大伙笑成一片,跟大妈讲,没事的可能过段会好点,行情不行一天少煮点。要是担心我们营业部黄了没地卖茶鸡蛋的话,一时半会不会发生那样的情况。


大妈也跟着笑了,笑完她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都惊呆的话。


她说,那个,经理你给我说个股票吧,我要买点。


当时的办公区一下子就安静了,所有都抬头看着大妈。


大妈也被我们盯得有些尴尬,一时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但是我们营业部总经理淡定,第一个反应过来,开口问,这现在都这样了,人家都愁死了,你怎么想着要买呢?


大妈搓着手说,股票是你们比我懂,但是我天天在这看,也知道个道道,这股票就和我去市场上鸡蛋一样,便宜的时候多买点,贵了买当天够用的就行,没准明个价钱就下来了。可有的人便宜时候也不知道多买了备着,一涨价就去抢着买。我看这股票都没有人要现在,我就合计少弄点。大姐要是想得不对,你们别笑话。


经理听完给自己点了根烟,对大妈说,那你回去好好想想,要是真要买,明天带身份证开个户,我晚上给你看看什么股票稳定些,你明天要还是这么想买,我再告诉你。


大妈道了声谢就要走,经理过去拉她要给她茶鸡蛋的钱,大妈说什么都没要。


第二天大妈真带着身份证来了,手续办完,经理就下楼去交易柜台了,又问了大妈一遍想好了没有?


大妈点点头掏出一沓钱递进柜台说,经理你告诉我买什么吧?我想好。


经理和我们都看着那沓钱,不是很厚,但是很新,谁都能猜到那是大妈把每天卖茶鸡蛋挣来的钱特意去银行换了的。


我们当时管柜面的拿着这钱看经理,经理沉默一下说,给大姐填单子吧,都买深发展。(不知道大家见没见过当时的交易,那时候是没有这么多计算机交易的,都是收现金,手写填单子。然后柜面的去打电话和用那么几部机器给大伙按单子上的价去买。)


经理和柜面说完和大姐解释了一下,这个是国家在深圳开的银行的股票,能不能挣钱我不敢打包票,但是公司肯定是没不了,股票不能给瞎里。


大妈有点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那沓钱,点点头说,行,那谢谢了。


故事讲到这,很多早就入行的同事都乐了,呦,这大妈行了!这不正踩上96年那波好行情么?


我这个没亲身经历过96年行情的默默掏出了电话,打开移动客户端翻了起来。


那位主管点点头,喝了口水继续讲。


是的,96年现在想想都好遥远,那一年行情好到不行,每天营业部开户的长队排到大街上还得打个弯,柜面原来的铁栅栏和玻璃都被挤坏过。后来特意给换了加厚的防弹玻璃,那一年我们营业部里还有了个新行当,好多人给人家当“力夫”专门挤进去给填单子交易,要不岁数大,体格小的都交易不上,一笔单子看金额,大单20元服务费,小单子10元。每日里吵架的,甚至动手的都不断。还特意雇了保安来。我抬头看老员工都跟着纷纷点头。


大妈依然在门前买茶鸡蛋和水,唯一不一样的是每天要骑自行车回去补好几遍货。


后来年中的时候,有一天经理早上拿起证券报看了一眼,就拿着报纸下楼去找大妈。


经理和大妈说,你那个深发展涨的不错,今天还配股了。


大妈问,什么叫配股啊?


经理给她看报纸上的公告,说,就是你原来有10股,现在就再给你10股。有100股就再给100股。但是价钱也折一半。


大妈说,那我明白了。谢谢你啦。


晚上收市,营业部里一地的垃圾和废掉的单子,我们帮保洁大姐收拾大厅。大妈就进来了。


问我说,给我看看我那个深发展多少钱了?


我去查了一下告诉大妈,9块多。


大妈说不是弄错了吧,经理早上特意和我说要送什么股,价钱变一半,我上个月看就10块左右。这不还差不多么?


我告诉大妈,送股之前都涨到快20了?


大妈一脸惊讶,就这一个月?


是啊,就这一个月。


大妈说我天天忙着卖东西,你们这里还挤得要死,我就这一个月没看,怎么涨这么多?


我告诉大妈说,国家给政策了,发展的好,就涨的快呗。


大妈高兴个不得了。欢天喜地的回家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一进大厅就看见大妈在柜面那排在前面。我早上来没穿制服,想过去和大妈说话,被人以为是插队的,一时大厅里骂骂咧咧还有人动手拉扯我。我就放弃了,去办公区去换衣服。


中午大家一起吃员工餐,柜面和经理说,大妈早上跑来要填单子卖股票,人太多没时间问大妈为什么要卖,感觉现在市场这么好,卖了可惜就把单子压下来没去成交。经理你看看怎么办?


经理点点头,吃完饭就去门口找大妈去了。


大妈看见经理来,就把手里的活停下了。


经理问她,大姐,现在人家都愁买不到股票,你怎么还要卖?


大妈说,我儿子下半年升高中,要花钱的地方多,我这什么都没干,一下子挣了这么多钱,昨天知道了回去一晚上没睡,心理慌得厉害。以前我也见过你们这人多抢着买的时候,可哪次不是过几个年就消停好一阵子。我觉得头一次买,挣到想都不敢想的钱,卖了心里安稳。


经理一乐,对大妈说,我可提醒过你哈,再多涨了你后悔可不能埋怨我。


大妈也乐了,大姐不是贪心那人,挣这许多钱,谢你还来不及,要是埋怨你,大姐可就是没良心了。


经理回办公室路上去了一下前台,告诉柜面给大妈的单子成交了。


当时卖的时候是是除权之后的9块多,大妈买的时候是没除权之前的6块多。


再后来到了97年,除权后的深发展最高摸到了将近50块。


有时候我们去大妈那买水,总是替大妈惋惜,大妈每次都憨憨一乐,对我们说,没事,没事,大姐就这么大财命。我这现在鸡蛋卖的好,多挣点,等下回。只要股市还有,大姐不是还有机会么?


再后来热得发烫的A股在98-99年有归于沉寂,大妈的茶鸡蛋早都不用每天几趟去补货,一锅有时候一整天都卖不完。于是大妈有来办公室找经理问股票,后来经理告诉大妈买的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大妈那几年根据自己的茶鸡蛋好不好卖出手过几次,从来没赔过钱。但是像深发展那次一下子挣了3倍多的情况再没出现过,最多好像有一次挣了百分之五十多一点点。


到了2003年我们总经理高升去了省分公司,大妈张罗要请我们一起吃个饭,但是那时候营业部装修,匆匆忙忙的,这饭也没吃成。那一年我们营业部有新来了俩个分析师。大妈没事的时候也去和这俩个年轻分析师聊几句,关系挺不错。


时间一晃就到了05年初,新装修好的营业部在这几年都没有太热闹过。城管也越来越严格起来,大妈的茶鸡蛋摊子也从公司门前挪到了斜对面的巷子口里。生意越发的惨淡了。


后来大妈有一天来营业部,去客服部找分析师。(我们的办公区已经不像以前都混在一起,各部门有了单独的办公室)问分析师,有没有哪家专门造船公司的股票。


分析师问他为什么问这个,她说她儿子在上大学,学的就是有关航运的,放假回家说从中国入世之后外贸如何如何好,航运和造船的如何如何挣钱之类。所以想趁着现在市场萧条买点造船公司的股票。


分析师随口就报了600150中国船舶的代码给大妈。


于是大妈就又一次的出手了。


可这一次大妈出手之后,没有像之前几次效果那么明显,过了好些日子,指数还是死狗一样赖在低点不动。不过我特别喜欢那段日子的茶鸡蛋,因为大妈总卖不完,第二天又接着再煮,几天下来那鸡蛋叫一个入味。我们慢慢开始觉得,大妈这次可能要吃亏了。


接下来的06-07不能不让人感叹中国股市真是神奇,趴地上打死不起来的死狗是它,跟打了鸡血似的疯狗也是它。我们营业部又一次开始面对开户排到大街上的场面,我们不得已开始发号牌,凭号牌开户。后来我都不敢穿工装带着工牌下班回家,因为路上有人看见我的工牌就会拉住我,问我能不能给弄个开户的号牌,或者直接让他插队先开户,并且愿意给我一千块钱做酬谢。工作越来越忙,公司新来的行政小姑娘每天定外卖来给我们吃,我们连去自己食堂的时间都不够了,下班全体去前台帮助整理客户资料。好在那段时间收入和分红也打了鸡血似的涨。我们都没有时间去大妈的茶鸡蛋摊买蛋买水,忙活久了,根本都把大妈给忘了。


直到有一天,早上邮递员来送上海证券报。我清楚的记得那是2007年11月12日,因为那张报纸我一直留着,报纸上写着,中国股市第一支每股300元股票诞生,600150中国船舶。我激动的连工装都没换,那着报纸跑去找大妈报喜,刚走到楼下,我又犹豫了,我担心大妈像以前一样深发展一样,又把股票卖早了。不过想想大妈一向的淡定,我决定还是去看看。走到巷子口,正好见大妈的丈夫骑摩托车送来一箱矿泉水。大妈正指挥他丈夫帮忙摆摊子。我扬扬手里报纸说,大姐恭喜了!你的中国船舶上报纸了。


大妈忙过来看,咋了,这个中国船舶又送股啦?


没有,是涨到300块了,中国第一高价股了,你买了还是留着呢啊?


大妈看了看报纸,嘿嘿一乐说,我就说大学不白上,我那儿子说这玩意还真有点用,股票叫我买了一部分没都卖。


我也乐了,哟,大姐,这回怎么留这么久啊?


大妈说,我在你们门口干了快10年了,怎么还不长长见识,人家教过我了。股票涨的好,不能一气卖,我那中国船舶买的多,我回家算算分了十份,自从我这茶鸡蛋天天俩锅不够卖,我就1个多月想起来去卖一份,到现在还剩四份。


边上来买茶鸡蛋当早点的股民一听就起上哄了,哟,大姐,从来不知道你也买股票啊,这一套套的,高手啊!你多少钱买的中国船舶啊?


大妈想了想,那都05年买的,买了俩回,一回9块多,一回8块多。


周围股民当时就下巴掉一地。都问大妈跟谁学的炒股票。


大妈说,我就看你们看出的门道,你们都不来买茶蛋,我就买股票,什么时候天天茶蛋不够卖,我就去把股票卖了。我就知道一个事,做生意不可能所有人都挣钱,也不能全都赔钱。现在我看那我家院里老太太都跟我打听炒股的事,你们小心着点吧。


大家都纷纷点头,在理,在理。这时候人群里一个小职员模样的人来了句,大妈你这是茶鸡蛋指数啊,比上证指数准多了。


大家一下子都乐了,说,对对,以后大姐就专门做个茶鸡蛋指标,天天记录买了多少个蛋,连起来画图,咱们照这个买股票。


大妈说,可算了吧,你们都比我有文化多了,还用我这土包子的想法干什么。


说着包了几个茶鸡蛋塞给我,见我要掏钱,大妈忙说,大姐我股票都涨这样了,请你吃,请你吃。赶紧回去上班吧。


我跟大妈道了谢就回去了。


让人没想到的是,疯了一样的股市过完年很快就跌了下去,后来反弹到5000多点的时候还有专家站出来说,这是一次深度调整,奥运会效应马上就显现,A股将再次创造奇迹。中国经济多年的高速运行,上证指数一直没跟上,调整好了会进入相对缓慢的新一轮上涨,不会像前期那样疯狂了,但是未来还是美好的,奥运会之前都是安全的云云。这档口,前期看涨的疯没赶买的股民有成批开户涌了进来。


终于奥运会开幕了,交易大厅也冷清到不行,新高根本没出现,天天报纸上总在讲某某股民借钱炒股深套欲轻生等等。我们倒是难道清闲的在营业部围着电视天天看奥运会。


再后来,大妈在08年底的时候,茶鸡蛋又无人问津了,大妈很久没来摆摊,因为儿子毕业工作稳定了,打算结婚。把多年积蓄和炒股挣的钱拿去买了房子,我们那时候也闲得很,还找了搞地产的朋友帮大妈看房子,给了点折扣。大妈买了套三居室,首付了一大部分,剩下的用他丈夫的公积金贷的款。剩下的钱又买了点银行股。


再后来,大妈抱了孙子,股市又一直没个模样,家庭电脑越来越普及,来营业部看盘的人越来越少,我们后来把一部分散户大厅隔成大户室。大妈的茶鸡蛋很久都卖不动,大妈索性天天在家带孙子。不再出来摆摊了。


有一次,我们营业部做投资分析讲座,刚巧那时候巴菲特出了《滚雪球》,很多人都问关于价值投资的问题。那个给大妈推荐中国船舶的分析师给股民们讲了大妈的故事,大家听了都振奋不已,有一个月的时间,总有股民来问各种关于价值投资的问题。营业部里一片学习的气氛。


那后来腻?在坐的一位同事问。


还能怎么样,那位客服主管点着烟说,一个月过去了,又变老样子了呗,天天打听消息,每日里追涨杀跌继续。“价值?别人贪婪我恐惧,别人恐惧我贪婪。”早就忘脑袋后面去了。


聊完天,我们这些东北员工做东请其他地区的同事们吃了烧烤,喝了不少啤酒。


晚上回到酒店房间,我翻出我的本子,在扉页上加了一行,投资领域第二法则,如果想不通过时间去熨平投资产品的系统性风险,那么请拥有智慧。

有很多人看到这可能会变得非常乐观,觉得股市好像不像别人口中说得那么难,觉得在股市里挣钱好像也是件轻松容易而且挺有意思的事情。但是,股市真的就不那么难么?我们看看第三个故事吧。


故事三:“我要销户”


时间还是2010年,地点在大连。有一天我和营业部行政主管姐姐出去给营业部准备客户年中答谢会的用品。我们走到五四广场的时候,身边经过一辆黑色奥迪A6L。车在路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下来一位帅爷爷,上身一件杏色立领休闲衬衫,下身铁灰色正装长裤,LV的腰带,白色Tods皮鞋,潮到爆表。一头银白色头发梳着周总理式样的背头,腰背笔直,精神矍铄。跟人家一比我这一身工装打扮跟条土狗似地。我正用羡慕的目光打量这位帅爷爷,合计着我怎么才能到人家那个年岁不变成一个天天拎着茶水壶满街闲逛的猥琐老头,而能拥有人家一半的气质的时候。帅爷爷居然朝我走过来了。那逼人的气场分分钟榨出我工装下那一个“小”字。我赶紧收起紧盯着人家的目光,生怕人家过来质问我,“你瞅啥?”的时候。帅爷爷走到我跟前和我们行政姐姐打起了招呼。“孩子,今儿休息么?”


行政姐姐忙回答,哟,教授啊,不是休息,去给公司买点东西。您这是要去哪啊?


帅爷爷回答,我有俩个学生要开公司,我这帮着找个好点的写字间做办公室给他们。


行政姐姐说,哦,那您快忙着吧,一会忙完没有其它事顺路回营业部看看么?


帅爷爷说,估计今儿去不上了,有时间再去看你们吧。


行政姐姐和帅爷爷道了别就拉着发呆的我走了。


我缓缓神忙问,姐,这帅哥是谁啊。这也太帅了吧?


行政姐姐回答,股民。我们营业部里最传奇的股民。以前是理工大学的教授,所以我们都叫他教授。


我说,那我怎么从来没在营业部见过你?


你当然见不着了,他2000年的时候就销户不做了。每年就偶尔再来营业部一两次,看看他认识的这些员工,带点各地特产什么的给我们当礼物。


销户!!那当时得赔了多少钱啊?


赔钱?行政姐姐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你以为只有赔钱赔到受不了了的人才会去销户么?人家三年时间把20万炒成300万。要不怎么说是营业部最传奇的股民!


姐,是我笨啊,还是你没讲清楚?我怎么没理解你在说什么啊?


哦,那我给你详细说说吧。


话说我96年大学毕业,来现在的营业部上班,那时候营业部还不叫现在的名字,一直都管行政这一块,当时和客服的公用一个办公室。等到了97年初的时候,行情很是不错,新开户每天快速增长着。有一天帅爷爷由朋友介绍来营业部开户,一下子就入了20万的本金。在那个年代,20万本金正好是环境最好的大户室的门槛价。于是帅爷爷来客户部办理手续,客服给他安排大户室的座位。就这么着,帅爷爷的股市之旅开始了。


我问行政姐姐,姐,这货当年就这么帅么?


行政姐姐说,当年也很帅,但是没有现在这么强大的气场,穿着打扮和言行用现在话讲,有点典型的工科男的规整和严谨,是个死理性派。那时候他在客服办公室看见几本关于炒股的书籍,客客气气问我们借了去,一个星期不到书就还了回来。一个月之后大家就都混熟了,大家都知道帅爷爷原本是大学教授,退休了本来学校要留他继续返聘任教,他没答应,之前每日里读书看报,对股市产生了很大兴趣,就被朋友介绍来做股票了。帅爷爷谈吐不凡,学东西又快,很多股民有不明白的名词和看不懂报纸上的术语都喜欢问他,帅爷爷有空就给大家讲俩句,讲得风趣幽默,颇受大家爱戴。几个大妈大姐级别的股民都小眼星星的叫人家“教授”。(所以我一直觉得都敏俊昔是山寨帅爷爷的称号)后来,所有人就都这么叫了。


随后的几年了,虽然指数虽说震荡的厉害,但是总体涨的还不错。营业部里交投活跃,人声鼎沸。教授和分析师涛哥那时候是营业部里的双子星,一言一行都受到极大关注。教授的账户一直保持着不错的收益。甚至当时不少大户室里特别有钱的主,有过把手里钱集中起来交给教授统一打理的念头,只不过教授没有答应。


到了2000年5.1之后,教授手里的深宝安在节前摘了ST的帽子,一波让人眼馋的快速上涨之后,教授的资产市值超过了300万。在超过300万的第二个交易日,教授清仓了所有的股票。到前台办理了清算手续。(那时候还没有三方存管,要从账户里把资金拿出来要通过券商的前台。)之后他做了一个让所有人睁目结舌的举动,他掏出自己的股东卡递给前台,说,给我把户销了。


前台当时就傻眼了,忙问教授为什么?


教授说,我不做股票了,我要销户啊!


前台缓了好一会,又问一遍,教授,您要销户是么?


对,我要销户。


您这个资金量太大了,销户得总经理签字啊。我去给你叫总经理吧。


嗯,好的。


前台抄起电话打给营业部总经理,总经理急急忙忙从楼上跑下来。


教授,您这是干什么?我们做错什么了么?


没有啊,我就是不做了,我想把户销了。


这时候,大厅里所有股民全都停下来围观。所有人都好奇,这个风云人物到底要干什么。


总经理说,教授您看,大伙都在这,要是我们做的什么不对,惹着您了,您就说,咱们改,咱们也不是认识一天俩天了。要是说别家营业部环境,条件好您要过去,我们也不拦着,但是咱们认识一场,别闹这么个情况啊!


嘚(对),嘚。教授喃咋(怎么)滴了,喃薛呗。败闹得俺们都血(很)捉急滴。围观的股民们也都跟着劝。


教授抓抓脑袋说,我累了啊,我不想弄了。我钱挣够了,我销户不做了,这有什么好稀奇的啊?


大伙一通吵吵,喃快拉到吧喃,这些年数喃挣滴多。艾玛,可卜咋咧,那家股市都好成给喃家开的了,见天搞里面挣钱。喃还吵吵累。喃埋汰(侮辱)俺们捏。


教授看大伙都围着他,于是挨着个瞅了一圈。说,你们啊,就见着贼吃肉,没见过贼挨揍么这不是。光看见我挣钱了。你们看没看见这几年我头发白成什么样了。知不知道我回家天天自己对着报纸上的报价自己画走势图画到几点。知不知道我这俩年血压都高个不像样。我一退休老头,现在过得比带学生的时候都累。我退休之前接不少个人私活,攒下那20万,现在都300万了。我死之前能不能花完?我好好歇歇跟着人家老头一样,喝茶逛公园不行啊。我有命挣我得有命花不是么?我要是不把这户销了吧,我老好惦记它。销完了,我出去旅旅游,隔段时间不去看它,回来找点别的事干,以后就不惦记了。


人群一下子安静到了极点。谁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教授是对的,谁也劝不了教授不走了。直到另一位老爷子说,教授,喃真牛逼。之前俺就角着(觉得)喃比俺们厉害是拥哄(因为)喃比俺们有文化,今儿一瞅,喃哪嘎块(方面)都比俺们强多了去了。


奏是,奏是,薛滴嘚吖。整个散户大厅所有人开始鼓掌,那一瞬间教授哭了。弯腰给大伙鞠了个躬。


喃再多前有空,喃记得回来看俺们哈,教授。不少教授的老哥们们吵吵。


好好,一定,一定。你们这最近跟我买一样股票的也不少挣了。差不多也别见天(整天)在这泡着。没事在家看看孙子啥的嚎。


总经理那边揉着鼻梁子告诉前台,给教授销户吧。


前台带着哭腔答应着,嗯,嗯。


手续很快就办完了。注销股东账户卡的时候,教授盯盯的瞅着那俩张卡片。


前台看了看说,教授,这个必须回收。要不我印一份给你当纪念吧。


教授点点头。前台就去复印了账户卡。教授小心的收了。


大伙都拉着教授聊天。一直到晚上收市。总经理张罗我们几个人加上分析师涛哥一起出去吃的饭。


饭桌上,总经理问教授。我看你一天天做股票挺淡定的啊。血压真高啦?


教授说可不高咋的。我也是人啊,我就是命好,刚进股市赶上好时候,一路顺风顺水,没少挣。后来大盘不好那段时间,我那股票两天就跌百分之八。我自己设的止损线是百分之七,第三天等一整天都没涨回去。到底止损了,那时候一下子就是3万多就没了。3万多那是我几个月工资啊。


总经理说,那时候你不挣钱么?亏点又没亏着你本金。


教授说,你自己不炒股啊?你说这话,那钱挣到账面上谁不当自己钱看。谁能想那么开。我那都好几天没睡好觉。


总经理说,也是,我自己也一个味,就说别人的时候轻松。


教授说,对呗。那之后着急为了把这3万挣回来,总急着买,天天也没个心思好好画图,好好合计,接连又亏不少。幸好后来想开了。不然继续折腾,本金没准也得亏着。


总经理说,不说这些了。好歹最好是挣这么多钱。


教授说,那倒是,我就有点担心我那老哥几个。这挣钱了还想挣,也不知道以后能什么样。


总经理说,我到时候能提醒提醒他们,虽然我们这些员工都靠你们交易量养着。


教授点点头对涛哥说,小涛啊,我家里那些关于股票的书,我也不用了,有空你去取去放你那吧。


吃完饭大家就散了。教授真的去旅游去了。回来给大家带了不少特产。


以后教授还真每年都回来看看。自打从旅游回来,教授在家呆了好一段,天天散步下棋。后来有学生毕业自己出来做项目。教授还去给帮忙,没钱的好项目,教授还拿自己钱入过资。据说后来有几个项目干大发了。教授现在有多少钱没有人知道都。但是人是越来越潮,越来越帅了。


我问, 那再后来,06-07那行情都那样了,教授没再来开户弄点么?


教授真说到做到,再没弄过,倒是教授老伴来开了个户,入市了几万块。不过06年的几万块早都比不上教授当年的钱那么值钱了。通货膨胀的太厉害了。


当时这个故事听完我只是觉得教授太牛了。但是总是对他后来06-07没再入市很觉得有点不过瘾的感觉。直到后来有一天收盘,我发现自己已经冷眼旁观股市27个交易日,没下一笔单子。我知道我自己终于入门了,因为我手不欠了,我改掉了频繁交易的臭毛病。那一刻我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我才明白,教授当年销户是怎样的决心和毅力。于是我满世界找我那第一本记录每天股价变动的本子。后来它的扉页上又多了一行。投资领域第三法则,敬畏市场。

本文为股市故事连载上篇,查看下篇请点击微信第四条内容查看。


好消息!

订阅新浪财经或者新浪理财师(sinalicaishi)微信号,在输入框中:


发送文字:股票名称、代码或其他关键词


或“按住说话”发送语音

理财师马上为您诊断个股、释疑解难!


下载新浪理财师APP,会有更加贴心的服务哟~

如果觉得我们的文章还不错,请支持我们一下,您的赞赏和分享,是我们继续下去不竭的动力。欢迎以各种姿势识别、传播下方的二维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