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Morketing12.18监测:腾讯、京东向唯品会投资8.63亿美元;韩国版“微信”寻求上市;明年七大趋势引领数字营销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27 13:41:30

MarketingInsight


MI&Morketing 每日监测:是由“全球移动营销媒体平台-Morketing”联合“从营销视角洞察奇幻的商业科技世界-MarketingInsight”联合推出的,每日分享移动互联网和营销圈的最新资讯、动态等,为行业从业者提供参考!


中文媒体


1、腾讯和京东将向唯品会投资8.63亿美元 溢价55%

 

12月18日上午消息,腾讯、京东、唯品会今日共同宣布,三者达成最终协议,腾讯和京东将在交易交割时以现金形式向唯品会投资总计约8.63亿美元。认购价格比截至2017年12月15日最后一个交易日的ADS收盘价格溢价约55%。

 

根据股权认购协议,腾讯和京东将认购唯品会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认购金额分别约为6.04亿美元和2.59亿美元。认购价格为每份A类普通股65.40美元,相当于每份唯品会美国存托股份 (“ADS”,每份ADS等于0.2份A类普通股) 13.08美元。认购价格比截至2017年12月15日最后一个交易日的ADS收盘价格溢价约55%。

 

2、腾讯安全团队:谷歌AI学习系统存在重大安全漏洞


腾讯安全平台部Blade团队日前对外发布消息称,该团队在对谷歌人工智能学习系统TensorFlow进行代码审计时,发现该系统存在重大安全漏洞,利用该系统进行编辑的AI场景,有遭受恶意攻击的可能。据腾讯安全平台部负责人杨勇介绍,TensorFlow是目前谷歌免费开放给AI设计者的编程平台,程序员可以在该平台上进行AI组件的设计工作。杨勇表示,当含有安全风险的代码被编辑进诸如面部识别或机器人学习的AI使用场景中,攻击者就可以利用该漏洞完全接管系统权限,窃取设计者的设计模型,侵犯使用者隐私,甚至对用户造成更大伤害。

 

3、谷歌Project Tango将关闭,ARCore已做好准备


谷歌表示,将于明年 3 月 1 日关闭 Tango 项目。探戈项目是谷歌早期为手机带来增强现实的努力,但它从来没有真正摆脱困境。该系统于 2014 年推出,并于去年成为开发者套件,甚至还有一些消费类设备。但这些设备需要特殊的传感器。与此同时,谷歌(以及像苹果这样的竞争对手)已经想出了将 AR 功能带到手机上的方法,只需要使用已有的硬件。Google 于 8 月下旬推出了一种新的增强现实系统,即 ARCore。这个软件在一开始推广,就获得了比 Tango 更好的效果,用户数量也更多。谷歌在 Tango 的 Twitter 账号上写道,在 2018 年 3 月 1 日之后,探戈“将被弃用”,“不会得到 Google 的支持”。


4、丁磊:自研吃鸡手游受好评 对中国游戏来说还是首次

 

12月17日晚间消息,2017网易游戏热爱者年度盛典举办。网易CEO丁磊对近期流行的两款自研“吃鸡”手游进行点评。他表示,《荒野行动》和《终结者2审判日》在短期内受到全球玩家的认可,“对中国游戏产品来说,还是头一次”。


丁磊称,《荒野行动》上线仅一个月,注册用户已超过1亿,日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而《终结者2审判日》已登顶全球18个国家App Store游戏免费榜,“做游戏,归根结底还是要看内功,重视原创和创新,长期修炼自主研发的能力,这就是网易游戏的内功”,因此才有了今日的成绩单。


5、韩国版“微信”Kakao寻求上市 拟筹资10亿美元

 

韩国科技创业企业之一Kakao公司正寻求在新加坡上市,以筹集10亿美元资金用于海外收购。中国的腾讯公司持有其13.54%的股份。


Kakao在周五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表示,将寻求在新加坡交易所进行全球存托凭证的第二上市。该公司的旗舰移动通讯应用KakaoTalk,每月活跃用户约4,300万,占韩国人口的84%。自2010年推出以来就是韩国的“国民APP”


6、阿里王坚:今天最需要转型的是互联网公司


据凤凰科技报道,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阿里云创始人王坚表示,今天最需要转型的不是传统公司,而是互联网公司。王坚认为,“没有互联网的制造业没有未来,没有制造业的互联网更没有未来。”衡量经济发展水平的标准,王坚认为,可能将慢慢从以电的消耗向以计算能力的消耗程度转变,比如,过去你到商店去买一个东西,是不消耗计算量的,但今天去需要消耗计算能力,“制造业会是消耗整个世界计算能力的最重要部分,也许会超过70%。”

 

7、甲骨文报价11.9亿美元收购Aconex,加码云计算


据新浪财经援引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建筑项目云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Aconex Ltd周一表示,已收到甲骨文公司提出的价值15.6亿澳元(约合11.9亿美元)、合每股7.80澳元的收购要约。报价较该公司上周五收盘价5.29澳元溢价47.4%。该公司股东将在明年3月的一次大会上就是否接受此项收购要约举行投票表决。


8、Fjord趋势2018:明年七大趋势引领数字营销变革

 

埃森哲近日发布《Fjord趋势2018》报告,预测了未来一年内影响商业、技术和设计的七大新兴趋势。该年度报告研究了影响企业内外部以及整个社会的重大变革趋势,指出企业需要处理好各种对立关系,才能实现长远有效的数字营销目标。

 

报告预测了有望塑造未来客户体验的七大趋势:

电目睽睽:现在,计算机不仅识字,还能识图,揣摩人的情绪。新一代的数字化服务精彩可期。

算法之奴:各种算法不受传统品牌推广手段的影响,成为横亘在品牌与客户之间一道屏障。企业如何制定营销战略才能不为算法所奴役?

人机共生:人工智能技术可能会改变人们的工作,但这些工作未必消失。我们应当且有能力探索人机协作的新模式,谋求协同发展。

透明至真:区块链技术将有可能拨开互联网迷雾,提高透明度,重拾信任,进而逐步修复企业与公众的真诚关系。

立场经济:如今,企业需要在一些社会共同关注的话题上表明自己的立场。消费者往往会选择那些与其价值理念相通的品牌。

非常设计:设计已经成为一门显学,在企业中日渐声隆。但是,在人人都可以成为设计师的当下,设计人员必须不断改进工作和学习方式,方能从竞争中脱颖而出。

 

9、Salesforce:2017年全球营销状况洞察报告

 

Salesforce发布了“2017年营销状态报告”。营销人员转向进化之旅,但是,数据困扰不已。随着可用的客户数据如潮水般用来,企业正在重新思考每一件事,从营销的作用到如何将营销的功能应用到更广泛的组织中。 营销技术推波助澜。营销人员预计各种营销技术的使用将在未来两年迎来新的高潮,尤其是物联网。营销拥抱AI变革。营销人员预计人工智能将是未来两年增长最快的技术。从内部来看,营销人员将AI是为提高工作效率的手段。

 

10、宣亚国际终止收购映客直播

 

15 日晚间,宣亚国际发布公告称,决定终止与映客直播运营公司北京蜜莱坞网络科技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并申请复牌。今年 5 月宣亚国际宣布收购方案,但由于方案为映客创始团队借钱给宣亚国际的股东再进行收购,深交所曾下发问询函要求披露更多收购内容。


英文媒体


1、Google新官司:并未将虚假点击的费用返还广告主

 

A web advertising company named AdTrader,whose staff surreptitiously recorded a phone conversation with a Googleexecutive, claims in a class-action lawsuit that Google does not refund moneyto advertisers when it discovers that those advertisers have spent money onfraudulent or invalid clicks.

 

If the suit is successful it could putAlphabet, Google's parent company, under pressure to repay tens or hundreds ofmillions of dollars to advertisers whose money was spent on websites thatGoogle later deemed broke its rules. The suit, citing a 2014 report, claims AdXgenerates $1 million per hour for its publishers.

 

2、eMarketer发布Instagram全球预测

 

In our first-ever worldwide Instagramforecast, eMarketer estimates 593.7 million people worldwide will use thesocial network at least once a month by the end of 2017. Instagram’s ranks willballoon over the coming years, reaching 927.9 million users by 2021.



3、纽约时报CEO:Facebook还不够透明

 

Mark Thompson, CEO of The New York TimesCo., discussed the Times’ increased focus on the consumer, its approach tothe platform giants and why he has faith the digital ad mess will get cleanedup. 

 

“I think we need greater clarity about howmuch responsibility they do take. A pure platform could argue the content thatplays across the platform is not the responsibility of the platform. The phonecompany is not held directly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of the conversationsthat happen on the telephone network.

 

But that’s a transparent, regulatedenvironment. Facebook is not transparent. We don’t understand, and there’s norequirement on Facebook to disclose, how its algorithm works. Most peoplebelieve Facebook is to some extent responsible for its content. The idea ofthem making choices of what goes on their platforms is obviously susceptible toabuse. It’s probable that these platforms are going to exist in some middletier, which is with more responsibilities than a platform but without all of theresponsibilities that The New York Times would have.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