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转!】山东被骗身亡女大学生徐玉玉案告破!公安部发A级通缉令通缉在逃人员!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20 15:30:26



2016年8月19日,犯罪嫌疑人陈文辉伙同陈福地、郑金锋、熊超、郑贤聪、黄进春等人冒充教育局干部,以发放助学金的名义骗取山东省临沂市群众徐某9900元。现犯罪嫌疑人陈福地、郑金锋、黄进春已被抓获,犯罪嫌疑人陈文辉、熊超、郑贤聪三人在逃。公安部已对三名在逃人员发出A级通缉令!



公安部 A 级通缉令


陈文辉,男,汉族,1994年12月10日出生,户籍地址:福建省安溪县白濑乡下镇村待御潭66号,身份证号码:350524199412108616。



熊超,男,汉族,1997 年 10 月 28 日出生,户籍地址:重庆市丰都县三合街道啄木嘴村 2 组 53 号,身份证号码:500230199710286110。




郑贤聪,男,汉族,1990 年 01 月 25 日出生,户籍地址:福建省永春县达埔镇达山村 837 号,身份证号码:350525199001253559。


请各地公安机关接此通缉令后,立即部署查缉工作,发现犯罪嫌疑人即予拘留,并速告公安部刑侦局。


公安部对发现线索的举报人、协助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每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将给予人民币五万元奖励。


公安部

二○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



徐玉玉家人拒收捐款:“盼抓住骗子,别再害人”

18岁临沂女孩徐玉玉被骗光学费后含恨离世,引发广泛关注。除了愤慨,也有人伸出援手,不少人通过各种方式想要给其家人捐钱。徐玉玉父亲谢绝捐款:最希望抓住骗子,别让他们继续害人。



女儿徐玉玉的不幸离世,让父亲徐连彬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徐连彬多次失声痛哭,“如果我不带女儿去报警,就让她哭一晚上,也许女儿就不会有事。”

事情发生后,不少好心人给徐玉玉家捐款,徐连彬说,这两天也有外地的好心人打电话要给他们家捐款,都被他谢绝了。徐连彬说,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钱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再多的钱也换不回女儿的生命,他们全家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警方尽快破案,抓住骗子,别让他们继续害人。   


新闻回放

 据沂蒙晚报,今年高考,山东女孩徐玉玉以568分的成绩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19日下午4点30分许,她接到了一通陌生电话,对方声称有一笔2600元助学金要发放给她。在这通陌生电话之前,徐玉玉曾接到过教育部门发放助学金的通知。由于前一天接到的教育部门电话是真的,所以当时他们并没有怀疑这则电话的真伪。

女孩按照骗子所教的操作步骤将9900元学费全部汇给对方,等待学费和助学金一起返还,但之后对方却音信全无。此时才察觉到被骗的徐玉玉郁结于心,最终导致心脏骤停,虽经医院全力抢救,但仍不幸于21日离世,让人扼腕。



而据媒体报道

8月23日凌晨,同样来自山东的大学生宋振宁在遭遇电信诈骗后,心脏骤停,不幸离世!

亲属称,该学生在去世前接到诈骗电话,并被骗去数额不等的现金......




电话中,骗子说出他的银行卡和身份信息

8月18日,临沭县大学生宋振宁接到一个来自济南的陌生电话,对方在电话里称,自己是公安局的,并对宋振宁说他的银行卡号被人购买珠宝透支了六万多元。

“一开始,孩子还有点怀疑,但对方说出了振宁的银行卡和身份信息。”受害者的亲属宋先生介绍。

谁也不知道,当时骗子和宋振宁到底说了什么,他又如何去银行给对方转了钱。

“具体过程,我们也不了解,孩子去世了,现在已经没办法去核实。孩子后来去了银行,给对方转了2000元钱。对方还让孩子把小票撕掉,但孩子没撕。

在回家的路上,宋振宁遇到了亲戚,聊天时说起了这件事。亲戚说他被骗了,宋振宁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当,“我这么聪明的人咋就被骗了。”宋振宁有点懊恼,他和亲戚去派出所报警,具体的报警情况也只有宋振宁知道。


再次被骗后,他因心脏骤停停止呼吸

8月22号,那个陌生电话再次联系宋振宁让其“还款”。据宋振宁的老师及同学介绍,当天,宋振宁不知道因为什么,把自己的生活费以及家中的现金存入了银行卡,下午宋振宁发现银行卡的钱(具体数额暂不清楚)都不见了。

惶恐悔恨的他在晚饭时跟父母说了自己被骗的事,怕父母责怪,说是被骗了两千多,他的父亲安慰他说“没事,钱没了咱可以再赚,别太难过了”。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宋振宁第二天也要回山东理工开学,孝顺的他还在网上给他的妈妈买了新鞋,也给爸爸买了新衣服。然而,悲剧还是发生了。

8月23日,天还没亮,等宋振宁家人看到他睡在沙发上一动不动,走近看却发现宋振宁已经停止了呼吸。



据宋先生介绍,经医生诊断,宋振宁死因为心脏骤停。他的父母无法接受这样的打击,父亲因为伤心过度变得精神恍惚,在家中常常晕过去,母亲伤心过度,住进了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

“她现在成神经病了,光说把心挖去了,小孩把她的心带走了,她现在没有心了。”……




电信诈骗摧毁了整个家庭的希望与未来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同学介绍,宋振宁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所有的希望与期盼都倾注在他一个人身上,所以宋振宁平时学习格外努力。

2014年,宋振宁参加高考,但他没发挥好,选择复读了一年,2015年考上了山东理工大学。“我们很多同学都去他家里为他庆贺,我们能真切的感受到他整个家都是欣欣向荣的;但是却因为电信诈骗带走了整个家庭的希望与未来。”这位同学说。

宋振宁的高中班主任闫老师说:“这些骗子彻底摧毁了一个家庭,他们的父母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们现在只希望早日抓到凶手,慰藉宋振宁在天之灵,让这些诈骗犯得到应有的惩罚,不要再去祸害其他人。”


是谁泄露了大学生的信息?

徐玉玉、宋振宁都是或即将成为大学生?骗子如何能知道他们的大学生身份,进行精准定位的诈骗呢?这成为这两场悲剧留给众人的一大疑问。

每年高考之后,有不少考生会接到一些自称“招生机构”的诈骗电话。记者调查后发现,网络上公然售卖考生信息者大有人在。这些卖家对于包含考生姓名、学校、电话、住址在内的信息进行打包出售,却根本不问买家用途。而考生个人信息与银行、医疗等行业的个人信息一样,已然成为黑客利用安全漏洞从事地下黑色产业的关键内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接触到数个倒卖用户数据的业内人士,其中3人告诉记者:“只要你听说过的学校,不论大学、中学、小学,(它们的数据)都有。”

其中一位人士向记者展示的上海某知名大学数据,包含了学生姓名、学号、性别、年龄、身高、体重、联系方式、专业等详尽信息。此外,该人士表示可以拿到“全国中小学生学籍信息管理系统”,包括学籍号、学校、入学方式、住址、家庭成员等等。该人士表示,“国内学校,有一半数据我都有。即使手头没有的,只要你告诉我名字,我也都能拿到。”

根据多位人士报价,“新鲜出炉”、“没有卖过”的一手学生数据,售价约1-2元/条,大量采购还有优惠。而二手的数据,基本低于1毛,如果批量购买,1万条二手数据约300-500元。

在整个数据黑色产业领域,学生数据售价偏低,相比之下,一些从淘宝、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流出的一手数据,售价在3-5元以上,高峰期售价一度达到20-30元/条。除此之外,在数据黑产中,电商、银行、股市、车辆交易等数据应有尽有。在上述业内人士看来,“买数据的,都是拿来骗人的,学生基本骗不到钱,数据卖不上价,乡镇之类学校的数据都卖不出去。”

24日,记者专门联系到一个销售学生信息的信息中介,表示要购买学生信息。对方给记者发了一份学生信息。这个表格里面有100名学生信息,都是一个中学高三的学生,详细地记录着学生的出生年月、家庭住址、联系电话,还有学生父母的信息以及电话联系方式。

记者随意选取了一个电话拨打过去,发现对方就是信息目录里面学生的父亲。在信息中介开具的价格中,6万条学生的个人信息只需要600块钱,平均一条信息一分钱。 



10年前,学生数据要比现在值钱。一位北京某学校教师告诉记者:“倒卖生源数据的漏洞长期存在。很多民办大学会借合法专业的名义搞非法成教、网教来招生。每年高考之后,他们就从各省买考生数据,当时一个省考生数据售价几十万元。每年卖出十多万的名单。”

学校、教师、教育局、招生办,能拿到学生数据的部门太多了,很多人都可能成为泄露数据的源头。不光卖学生数据,学校教师的数据也都被卖出去了,老师天天都接好多推销电话”,该人士回忆称:“2008年之后,主管部门发文明确倒卖生源数据是违法行为,但也没有控制住。后来,因为生源减少,公立专业都招不满,民办的招不到生源,这个生意才淡下来。”




有人找黑客入侵指定网站

在QQ群内,也充斥着大量求购这类考生数据的买家。一个昵称是“求稳定报考数据商”的买家,表示“只收一手二级建筑师,高考没有钱的,不收”。当新闻晨报记者细问为什么没有钱时,对方就不再说话了。另外,一些备注昵称为“李老师”、“王老师”等自称招生机构老师的人,还在群内招揽群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的业务。  

在这个QQ群观察两天后发现,这里几乎包含着整个围绕个人隐私信息的收购、出售、提供群发服务的灰色产业链。除了出售、收购个人信息者外,还有不少昵称为“短信中心”、“呼叫中心”的群内成员。一个名为“短信平台”的群成员在群内发布“大量发助考广告,联通、电信可以一起发,移动小量发送,需要发广告的朋友赶快联系”。 

昨天,一个昵称为“前奏”的网友在群内发布了一条“找高手入侵指定网站,长期有单”的消息。记者询问对方要入侵哪些网站时,“前奏”发来了一张2016年考试时间表,并表示“今年没考的基本上可以,除了雅思、托福这种考试,银行从业、会计等都可以。”对方声称是一家注册过的公司,所收集的这些数据将用于“卖助考材料、书籍、培训等”,并向新闻晨报记者承诺,如果记者能够拿下银行从业考试的数据,“起码五万”。当记者询问网上这些考生数据来源时,对方说了一句“数据库”就匆匆下线了。

北京众安天下负责人、知名白帽子“301”杨蔚对于考生个人信息安全曾做过专门的研究。据其介绍,“这些信息非常有价值,有人买就有人卖。既然下游有人愿意花钱,那自然就会有黑客去攻击这些目标。

多位来自信息安全领域的权威人士表示,“教育行业的信息安全能力普遍极低。随便一个入门的黑客,都能搞定绝大多数学校系统,几乎不耗时间,甚至只需要敲几下回车就可以。”

黑客非法获取这些信息,拿到数据以后,就会有人接手。这里面还有大量二道贩子的存在,在中间赚差价。”

杨蔚说,这个链条上的人分工特别明确。“有些人会专门去联系相关的培训机构或诈骗团伙,从而把手上的数据卖到下游。而下游这些团队,有专人负责诈骗的话术编写培训、线上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洗钱、线下ATM机提款等,分工非常明确。”

在分析山东女生受骗的这起事件时,杨蔚称徐玉玉的个人信息一般有两种情况可能被诈骗集团掌握。一种是教育机构环节中某个人主动向外售卖,另一种则是黑客从系统中盗取了她的个人信息。不管是哪种方式,这条信息最终都被下游的诈骗团伙拿去利用了。


骗子的电话是171开头!

在已知的不少电信诈骗案中,骗子的电话都是171开头。在山东女生徐玉玉诈骗案中,远特通信市场部经理聂嘉兴证实,涉案犯罪嫌疑人使用的电话号码17185336302确属远特通信,他表示该号码于今年年初开卡,已进行了实名制登记。

但记者调查时发现,购买此列电话卡无需实名登记,街头轻松买卡。“买这卡不用实名登记,一般只卖给熟人,你不要到处说就行。”老板告诉记者,这卡正规营业厅买不到。记者在挑选号码时,老板补充道,“50一张,里面有30元话费,插卡就能用。”

公安部刑侦局发布消息称,170、171号段本来是为虚拟运营商准备的专门号段,但因为监管措施跟进不到位,无需实名登记即可购买,已经成了诈骗电话和短信的温床。提醒民众接到170、171开头号码段的电话或短信时,详细辨认内容的真伪,以免别骗。

外,教育部郑重提醒广大学生尤其大学新生,无论是哪个单位或者个人提供资助,不应要求学生到ATM或网上进行双向互动操作



综合|新闻晨报(ID:shxwcb)、现代快报等





猜你喜欢 点击可见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