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大院变形记:大兴壮士断腕,能否敲开科创之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5-24 14:51:26


大兴作为北京的南大门,正在成为北京改革的试验田和科创资源承接新高地。


5月15日,在2018大兴区产业空间发展推介会上,大兴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改革试点以来,大兴区已拆除腾退土地超过9万亩,共储备14个地块约5000亩产业用地,并达到入市条件。入市地块将致力打造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产业。


腾退的主体,是一个个工业大院,它们见证了大兴区的产业蜕变。如今,这些工业大院正在逐步变身为科创产业园区。


在北京东南五六环之间的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曾经是大兴区老厂房集中的代表区域,其前身是有20余年历史的市级工业开发区。基地内的文化创业园区,是猪八戒网北京总部园区所在地,其前身是一座供热厂。在总部大厅的展墙上,面对一组组改造前后对比强烈的照片,猪八戒网北京总部园区综合管理负责人王冰洁,对创邑icity记者讲述了供热厂蜕变的故事。


在她看来,从一个连年亏损污染严重的供热厂,到科创企业聚集的文创园区,猪八戒网北京总部园区的落地发展,离不开政府转变发展方式,进行“筑巢引凤”的思路转变。


这其中蕴藏着大兴“壮士断腕”式的发展决心。


工业大院的“腾笼换鸟”


大兴历史悠久,自先秦建县以来约有2400余年,为中国最早的建制县之一,元明清三代为“天下首邑”。虽然早在2001年3月就撤县设区,但在很多北京人的记忆里,大兴区一直与繁华的北京城区显得格格不入。


回顾大兴的历史,很多北京人脑海中会闪过两样东西——庞各庄的西瓜和嘈杂的工业大院。


大兴区南部的广袤农村盛产西瓜,每个炎热的夏天,被高楼大厦和柏油路包裹到燥热的北京市民,靠沙甜的庞各庄西瓜解暑消夏的习惯一直未变。而数量众多的老旧工业园区和大院,曾经是大兴区的另一大特色。


上世纪90年代,为了加快工业化进程,大兴各镇都在建设工业小区,各村也有工业大院。在大兴区,工业厂房最密集的地区,莫过于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的前身——大兴工业开发区。自上世纪90年代起,在方圆约5平方公里的开发区内,曾经坐落着供热厂、制衣厂、纸箱厂等七座老旧工厂。这些工业企业曾经在大兴的经济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但是在新的经济形势下,这些落后的工业遗产成为大兴发展的掣肘。对老旧工业大院的腾退转型,成为大兴进行产业和经济转型的迫切需求。


猪八戒网北京总部园区的前身,便是园区内的供热厂。



“仅仅在四年前,这里还是一个冒着黑烟的燃煤供热厂,担负着大兴工业开发区内企业的蒸汽供应及社区居民供暖工作。”王冰洁说,在20年的时间内,供热厂的7台燃煤锅炉夜以继日地工作,但供热厂依旧入不敷出,年亏损最高达2000万元。


如今,近百米高的黑烟囱已经不复存在,7000平米的燃煤厂老旧建筑,被改建成建筑面积达12000平米的文创园区。工厂渣池被改造成了文创企业的办公场所,70米长的“输煤廊”摇身变为“书媒廊”,成为一个个文创点子的全新“输送带”,吸引了一个个文创企业相继入驻。王冰洁对记者表示,未来,这里将被建设成为国家级“互联网+”型创新创业示范区。



2018年5月,位于新媒体产业基地的平客集文创园(原北京市纸箱厂)升级改造项目资金申请报告获批,成为园区老旧厂房转型的又一典型。北京市纸箱厂始建于1952年,1998年迁址大兴新媒体产业基地北区,2015年将生产业务全部迁出大兴,腾退出2.6万平方米生产厂房亟待转型升级。平客集文创园项目利用原北京市纸箱厂腾退出的闲置厂房,将转型升级为以体育传媒为主导的多功能综合文化园区。


如今,通过原址改造、腾笼换鸟,这个昔日的老旧工厂聚集区,已然蜕变为由一个个文创空间、创客中心、孵化器平台组成的新园区,正在焕发着全新的活力。


与此同时,大兴区内的其他工业大院也开始了 “腾笼换鸟”。大兴区政府一方面疏导企业转出,2017年,大兴区六环内61个工业大院全部关停,基本清零;今年将关停剩下的91个工业大院,消除“工业大院”业态。一方面积极引导老旧厂房改造升级,引进文化创意产业, 引进文化、科技企业,推动区域产业的升级发展。


位于大兴西红门镇的鸿坤金融谷,也是工业大院转型的代表。5年前,这里还是一片400多个院落犬牙交互的工业大院,里面容纳的是368家低端企业和82个废品回收大院。如今,这里却吸引70多家金融、互联网和文化创意等现代服务业和新兴产业入驻。


大兴区工业大院的蜕变,代表了大兴产业的巨大变革。如今的大兴,作为京雄科创走廊东线首站,正在发挥全新的历史作用。


“天下首邑”的新机遇


自改革开放30年以来,北京的发展重心一直在北城。望京、中关村、CBD等科技产业聚集区撑起了北京飞速发展的一片天。随着近几年政府2900亿“城南计划”的实施,企业集聚大兴,形成若干个千亿级和百亿级产业群。曾经落后的大兴区,正在成为科创资源青睐的价值高地。


相对于北京其他区域,大兴的开发较晚,这也是大兴的优势——众多土地资源和大量工业腾退厂房资源,成为大兴“先规划、后开发”,建设完善功能分布明确,产业区与居住区合理搭配产业园区的先天优势。这不仅可以吸引优质开发商进行园区开发和运营,更能吸引科创企业大量入驻。


事实上,在与北京同类区域的对比中,大兴已经逐渐占据上风。中城产联主席陈保存曾分析称,由于产业的集聚和城南计划的带动作用,大兴的基础配套设施已经远超其他区域,“大兴是目前北京最适合投资的区域之一”。


这些因素正在对园区运营商和科创企业产生聚集作用。


 “猪八戒网北京总部园区在北京地区选址时,我们最初考虑落户在海淀区,因为海淀区是科创企业和科创人才的聚集区,但我们最终还是决定选址在大兴。这是基于大兴的区位优势和政府的政策支持力度考虑的结果。”王冰洁认为,与科创产业发展成熟的海淀区相比,对科创资源渴求的大兴区政府会对落户企业更加重视,给予更多政策优惠和扶持。



大兴的独特区位优势,则是猪八戒网在选址时的重要因素。


“大兴是北京的南大门,是京雄科创走廊的核心城市,未来北京新机场的巨大辐射作用更是不容小觑。”王冰洁表示,从长远来看,大兴的区位优势也是一个巨大吸引力,这里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


从区位优势上看,大兴区位居京津冀协同发展中部核心区,坐拥新机场,毗邻副中心,连通雄安新区,是京雄科创走廊东线的首站,是环渤海经济圈、京津冀产业带的重要战略城市。


大兴的重要性,从北京对大兴“三区一门户”的功能定位中便显露无疑。


在北京新城市规划(2016-2030年)草案中,对大兴区在新定位是:应建设成为面向京津冀的协同发展示范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引领区;首都南部国际交往新门户;城乡发展深化改革先行区。


随着今年年初,被外媒称为“新世界七大奇迹工程”之首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封顶,南城板块经济增长迎来历史性机遇。围绕新机场,未来还将形成“五纵两横”交通路网,这张通达四方的路网不仅将满足市民出入新机场的交通需求,还将构建起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主骨架,为京雄科创走廊产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


京雄科创走廊生力军


大兴经过近年来的跨越式发展,“腾笼换鸟”产业布局显现,再加上亦庄经济开发区的产业引领,已经形成综合性的产业格局。


目前,大兴已经建立了多个创新产业基地,聚集起一大批园区企业。


大兴生物医药产业基地以生物技术领域国家级研究资源和重大产业化项目为依托,是辐射环渤海经济区乃至整个北方地区的生物医药产业标志性聚集区。新媒体产业基地是国家唯一以新媒体为主的专业集聚区,对京津冀地带进行文创资源辐射。京南物流基地是北京唯一公路转铁路运输基地,可以承载15%全北京物流业务量。三大产业基地聚集大兴,资源整合带动京雄科创走廊快速发展。


2014年1月,北京市商务委、经信委、发改委、工商管理局四部门正式授予大兴新区“北京电子商务中心区”称号(CED),这为大兴亦庄发展注入新活力。目前,大兴亦庄已具备电子商务总部聚集的基础,京东、九州通等行业领先的电子商务龙头企业陆续入驻。CEO也在京雄科创走廊产业带上发挥辐射作用。目前,大兴区与河北正在共同推进“亦庄·永清园”“北京CED固安园”“中关村大兴生物医药基地固安园”三大园区建设。


对大兴产业发展和产业辐射发挥重要作用的,还有新机场临空经济区。



据悉,《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2016-2020年)》已正式获批,总投资将超过2000亿元,临空经济区又将给大兴带来高新技术产业和大量的人口。


临空经济区分三个区域,第一是核心区,大体是环绕空港240平方公里,其中廊坊220平方公里、保定20平方公里;第二个是集聚区,基本上是把廊坊和霸州以北的地区都规划了进来;第三个是辐射区,大概有将近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囊括保定的北部和东部以及廊坊,除了“北三县”(即三河市、香河县、大厂县)以外的全域。


蓝图绘就,科创企业和科创人才是蓝图的核心资源。


4月16日,北京市大兴区召开打造新型营商环境强化人才服务发布会,大兴区发布《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实施办法(试行)》,特别对双创载体建设、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建设都予以强大支持。发布会上,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的总体方案、人才服务“兴十条”、产业政策和基金体系等系列促进新型营商环境优惠政策正式发布。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文创产业投资基金也于近期启动,总规模达10亿元,是大兴区首支文创产业的政府引导基金。


为了吸引人才,大兴区制定“十三五”时期人才发展规划,部署了10项重点工程,3个保障体系,将招揽人才的任务具体分配到部门,设立了两亿元人才资金,重点用于贷款贴息、生活补助、人才奖励以及留学人员创业园、博士后工作站等创新创业平台建设。


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纵然前途一片光芒,但大兴区的科创发展之路依然面临现实的困难。最现实的问题,还是如何留住科创人才。


“目前,我们企业的很大一部分精力,都花在招聘人才和思考如何挽留人才上。据我了解,这也是大兴区新媒体产业基地和生物医药基地企业的共同感受。”王冰洁对创邑icity记者表示,主要原因是,园区的位置比较偏,周边的配套设施成熟度与海淀区等北部地区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很多人才不想从繁华的海淀到偏远的大兴来上班,还有一些人才会因为子女入学之类的现实情况放弃大兴的工作机会,因为大兴的教育资源与海淀比还有较大差距。


对于人才的吸引,硬环境的吸引固然重要,但是软环境的建设却不是一蹴而就的。纵然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大兴区在“腾笼换鸟”“筑巢引凤”的产业变革中,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除了政府政策支持,还离不开企业的力量。


在猪八戒网公关经理周红波看来,猪八戒网本质上做的是人才的共享。“我们入驻大兴,也希望通过平台能力,帮助大兴聚拢更多的人才,释放人才红利。”

作者:陈晨 编辑:陈晨

排版:张璐 审校:

来源:创邑icity


往期回顾:

打通京津冀“任督二脉”! 房山变身武林高手有何秘籍?

高碑店科创一瞥:从一座科技小镇,看一座科创之城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