敞不开心门(旧版二十七)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26 13:01:24

       在罗胜男的摇控指挥下,李开祺顺利地找到了罗胜男的住的地方。他看着眼前的这座豪华公寓楼,不禁有些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你住这儿?”他忍不住问电话那头的罗胜男。


        “是啊!你去把车放好,然后上来!我住十二楼b座!”罗胜男笑笑,“快点儿啊!”

   

      带着满腹猜想从电梯里出来,李开祺去敲罗胜男的家门。


      “来了!”罗胜男几乎是同时打开门。

 

       两个人的目光一接触,他们才发觉对方都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

  

      “请进!”罗胜男笑笑,有点儿羞涩的模样,完全不是在电话里一般豪爽。


      “好的,谢谢!”李开祺不禁也有些拘谨。

 

      “你随便坐!”罗胜男跑进餐厅,打开冰箱,“你想喝点儿什么?”

 

      “什么都行!要么来杯白开水吧!”李开祺打量着这个公寓的布局和摆设,越来越觉得罗胜男不是一般家庭的孩子。这里的租金肯定不便宜!

    

        罗胜男好象看出他在想什么,端了水过来就在他对面坐下,“我父亲是做生意的!我一个人在这里读书,但是他经常来看我的,所以就买了这套房子。”

   

        李开祺点点头,笑了笑,突然觉得有点儿紧张。他也看出罗胜男很不自然,“学习累不累?”

   

        “还行!我从小学习就不错,别人用十分功我不过用七分功,结果还是我第一。所以我父亲对我寄以厚望,希望我能把家里的公司接过去。但我不喜欢做生意!”

  

        “哦!”李开祺笑笑,喝了口水。“我们什么时候去见苏远山?商量好了,我去找酒店住下。”

    

       罗胜男看着他,“为什么要去找酒店?我这里四室两厅还住不开你?”


 李开祺忙摇头,“不行,我不能住在这里!我们孤男寡女的,不合适!”


看着他,罗胜男哈哈笑了,“你怎么这么封建啊!听我的,你是客人,就得住我这儿!你先休息一会儿,我们一会儿出去吃饭,我可是个美食家,肯定会让你吃到最好吃的东西!再说了,”她偷笑,“我们还得假扮情人呢!”

   

这句话让李开祺红了脸,他低头不语,假装喝水。他听到罗胜男说,“你的本人和你在电话里给我的印象不同!”他点点头,“你也是!”

  

 “你想象我是什么样子?”罗胜男问。

 

  “现在的你比电话里淑女!”李开祺放下杯子,抬起头看着罗胜男。此时此刻的她穿着一件银灰色的高领毛衣,下面是一条同色的及膝裙,真的很淑女。

  

 罗胜男不好意思大笑了,她微笑着说,“我以为你很威猛彪悍,其实你更象个文弱书生!”

   

两个人对视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一笑,让他们之间的气氛有了变化,李开祺不再坚持去住酒店了。罗胜男也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容易相处。

 

 罗胜男带李开祺吃了晚饭出来,她提议带他走走转转,两个人并排着走在灯火阑珊的人行道上,谁也没有说话。


但是罗胜男时不时地会偷偷看他一眼,然后自己娇羞一笑。她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但她知道从她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就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而且这种好感如一棵小树苗在迅速地生长,因为自己给了它充分的水和阳光。


李开祺不看她,可他能感觉到她的目光,他有些紧张,因为这许多年来,他是第一次这样单独陪一个女人吃饭逛街。

   

 虽然和华蝶相处了两年多了,可华蝶一直不给他靠近她的心的机会,她把他定位成自己的好朋友,好兄长,与他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面对爱情,罗胜男一直是勇敢的,在她长大的过程中,她几乎总是先表白自己的感情,可这次,她有些胆怯了,她怕要开祺被自己的主动吓到,可她真的想对他说:我们可以试着交往吗?

 

 李开祺也在想自己为什么对罗胜男的感觉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呢?在没有见她之前,她给他的印象就是一个傻得可爱大大咧咧的大女孩,可现在的她分明是一个活得很有情趣的小女人。她的温柔和她的豪爽并不矛盾,这更使她显得真实不做作。

  

 他们无语地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远,最后连罗胜男都不知道这是到了哪里。她四下里看着,最后问李开祺:“你还知道你的车停在哪儿吗?”

  

 李开祺笑了,“是你在做我的向导啊!”


  “不好意思,向导迷路了!这里也不是我生长的地方。”罗胜男也笑。

   

“那你还记得我们吃饭的地方吗?”李开祺开着玩笑,“我不至于在北京去麻烦我的同行吧?”

  

 罗胜男娇羞地看着他,“你在笑话我笨?”她有些窘,“我虽然把你带迷路了,但我可以把你带回我家的!”她站到路边,对着过往的出租车招手,但很久没有一辆停下来。


李开祺看着她,突然有种想拥抱这个有点儿傻的小女人。他走向她,轻轻握住她没有举起的那只手,“我们再走走吧!往回走!”

    

罗胜男感觉着他的手的温度和力量,慢慢地跟着他走。她的手由最初的僵硬得发直到慢慢弯曲,最后她终于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这时候,李开祺转头看着她,“希望我们明天不用做戏给苏远山看了!”


罗胜男问他,“你相信有一见钟情吗?”

 

  “原来不信,现在信了!”李开祺幽幽地说。“我也是!”

 


发表